1998年商業登記(修訂)條例草案

就立法會草案委員會在
一九九八年十一月二十四日會議提出的問題的回應


  1. 自1959年商業登記條例(條例)開始實施以來,稅務局局長(局長)是可根
    據條例的第 6(4)(a) 條,無須為任何屬於非法的業務/分行登記。為確保此條文
    的完整性,建議的第6(4B)條旨在在局長不慎將一個本屬非法的業務/分行予以
    登記的情況下,提供一個補救辦法,即將該業務/分行的登記在商業登記冊上
    刪除,並在憲報刊登有關該項刪除的公告。建議的第6(4B)條賦予局長的權力
    ,只會在符合第 6(4)(a) 條的情況下行使,即某一業務/分行在申請商業登記時
    已屬非法。有關的建議修訂純屬技術性,該修訂並不牽涉任何新政策或政策
    的變動。

  2. 直至目前為止,稅務局沒有發現任何本應根據第 6(4)(a) 條不應予以登記但不
    慎被登記的業務/分行。建議的第6(4B)條如獲通過,除在符合第6(4)(a)條的情
    況下,局長是不會引用新增的條文刪除任何在商業登記冊上的業務/分行。

  3. 條例並沒有對"非法"一詞作出任何定義。至於"非法"一詞,以一般的定義可以
    理解為兩個意義。第一,該詞是指某一因為不道德或有違公共政策(例如約束
    業務的合約)而在法律上被視為無效的行為或事情。第二,該詞泛指抵觸法律
    ,不論是成文法或普通法下的法律。

    因此,某一項業務/分行是否屬於非法是一個法律問題,應由法庭(有關牽涉罪
    行的個案)或獲授權的執法機關裁定。建議的第6(4B)條並無賦予局長對這個問
    題作出裁決的權力。該條只要求局長在 "認為" 某一項已獲登記的業務/分行實
    不應該予以登記(因其在登記時已屬非法)的情況下作出補救措施,將該項
    登記從商業登記冊中刪除。

    本港法例中已有若干條文就一項業務是否屬於非法作出規定。例如,根據《公
    司條例》(第 32 章)第143(1)(c)(i)條,假若有關情況顯示一間公司是為了非法
    目的而經營其業務,則財政司司長便可任命審查員調查該公司的事務。根據該
    條第 146(1) 條的規定,審查員須向財政司司長提交報告,亦會在報告內就有關
    公司是否屬於非法作出結論。視乎調查所得,財政司司長可向法庭申請將該公
    司清盤。又或根據《受託人條例》(第29章)第95條,假若有關情況顯示一間
    信託公司曾經或正在為非法目的而經營業務或該公司是為非法目的而組成,則
    財政司司長便可任命視察員調查該公司的事務及其管理。視察員須就其調查結
    果向財政司司長提交報告[第95(3)條]。法庭可根據該報告命令該公司清盤[第96
    條]。(有關的條文載列於附表。)

    在上述的兩種情況下,局長的責任是當有關公司的非法地位一經被有關條例確
    立而其非法性早在該公司獲接受商業登記時便已存在,局長則可運用建議的第
    6(4B)條刪除有關的商業登記。

  4. 在實際情況下,局長是不會主動界定某一業務/分行是否屬於非法。正如上文就
    (c)段的回應,局長只會在某一業務/分行已被界定屬於非法的情況下,引用建議
    的第 6(4B) 條,將該業務/分行的登記刪除。鑑於業務/分行屬非法與否是由法庭
    或獲授權的執行機關裁定,有關業務擁有人應在法庭或獲授權的執法機關作出
    判決前,就其業務是否屬於非法作出解釋或陳情。換言之,該業務/分行的經營
    者應完全知悉有關方面對其業務/分行的事務所作的調查及決定。因此,局長並
    不須要在刪除有關登記之前發出任何通知。

    儘管如此,作為一個良好的行政措施,局長已擬定在刪除一個業務/分行的登記
    之前,例如兩星期前,向該業務擁有人發出通告,並寄至其業務最後為人所知
    的營業或通訊地址。該通告會通知該人局長會刪除其業務/分行的商業登記,並
    說明該人在感到受屈時可根據建議的第 6(4C)條向法庭提出上訴的權利。在這安
    排的情況下,我們認為並無需要在憲報刊登除名公告後再向該業務擁有人發出
    進一步的通知。


庫務局
FIN CR 3/2311/90
一九九八年十二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