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

立法會LS82/98-99號文件

1998年12月18日立法會內務委員會會議文件

《1998年法律執業者(費用)(修訂)規則》
法律事務部進一步提交的報告


本部在1998年12月4日內務委員會會議上曾就《1998年法律執業者(費用)(修訂)
規則》作出報告,當時本部表示正要求司法機構政務長澄清,該修訂規則由終
審法院首席法官根據《法律執業者條例》(第159章)第72條訂立是否適當,原因
是該條例第30(1)及(4)條似乎是賦權大律師公會執行委員會訂立該類規則。

2.司法機構政務長在回覆中表示,根據該條例第72條,終審法院首席法官獲賦
權訂立規則,訂明發出大律師執業證書的須繳付費用,而第72條為適當的賦權
條文,而非第30(4)條。

3.此外,大律師公會義務秘書亦向本部提出意見,表達了類似的觀點。

4.在審慎研究過上述各項意見、第30(1)及(4)條的清楚含義及該條的立法用意後
,本部所傾向的見解,是終審法院首席法官根據第72條訂立該等規則的權力自
1991年起已被取代,因為當年大律師公會執行委員會已獲明確授權訂立該等規
則。

5.在《1991年執業律師(修訂)條例》(1991年第70號)(下稱"修訂條例")制定之前
,大律師執業證書由最高法院經歷司(現為"司法常務官")發出,而所繳付的費用
則撥歸政府一般收入。這是為何首席按察司(現為"終審法院首席法官")當時獲賦
權根據主體條例第72條訂立規則規管執業證書費用的原因。

6.修訂條例後來對此情況作出修改。修訂條例在第30(1)條以大律師公會執行委
員會取代司法常務官,使大律師公會執行委員會負責發出執業證書及訂明其費
用。同時,又加入新訂的第30(4)條,明確賦權大律師公會執行委員會,在終審
法院首席法官的事先批准下訂立規則,以規管多項事宜,包括執業證書的須繳
付費用。修訂條例並無修訂第72條。

7.當時的律政署在1991年5月8日發出的立法局參考資料摘要第10段中表示 ??

"大律師公會希望可同樣自行簽發大律師執業證書及保留有關收益,並只會向所
屬會員發出執業證書,此舉與律師會所訂規限相若。由大律師公會規管簽發執
業證書事宜,可使該公會被視為獨立自主及具備自律能力的團體。"

8.本部認為,訂明費用是發出執業證書的不可分割的部分。如終審法院首席法官
仍保留其根據第72條訂立規則規管執業證書費用的權力,而該條卻無賦予大律師
公會執行委員會任何角色,似乎與此意向背道而馳,而正因如此,該項權力或已
為大律師公會執行委員會在此方面獲賦予的新權力所取代。

9.本部與司法機構政務長及大律師公會執行委員會的往來函件、主體條例的有關
條文及有關的立法局參考資料摘要(不連附件)隨附於後。

10.謹請議員察悉本部對以附屬法例方式訂明發出大律師執業證書的費用所應依
據的權力的意見,並考慮規則未來的取向。


立法會秘書處
助理法律顧問
張炳鑫
1998年12月16日

連附件

(譯文)


本函檔號:LS/S/19/98-99
電  話 :2869 9283
圖文傳真:2877 5029

傳真(2530 2648)及郵遞函件

香港金鐘道33號
高等法院大樓
地下123室
司法機構政務長
戴婉瑩女士

戴女士:

《1998年法律執業者(費用)(修訂)規則》


本人謹就上述修訂規則致函閣下。該修訂規則由終審法院首席法官根據《法律執
業者條例》(第159章)第72條訂立,並於1998年11月27日在憲報刊登,即1998年
第359號法律公告。

雖然大律師執業證書的費用現時根據同一條文訂明,但本人察覺到《法律執業者
條例》(第159章)第30(4)條明確賦權大律師公會執行委員會,在獲得終審法院首席
法官的事先批准下,可訂立規則規管該等費用。

謹請閣下澄清下列問題:

  1. 第30(4)條是否適當的賦權條文;及

  2. 鑑於第30(1)及(4)條明確規定,該等費用由大律師公會執行委員會
    訂立的規則訂明及規管,第72條是否適用於該等費用;如不適用
    ,會否影響該等費用的法律效力,以及當局會否就此作出修訂。

    祈請盡快答覆,以便有充足時間,讓議員在有需要時可在《釋義
    及通則條例》(第1章)第34條所訂的時限內考慮有關事宜。有勞之
    處,謹此致謝。


立法會秘書處法律事務部
助理法律顧問
張炳鑫



副本致:香港大律師公會執行委員會
1998年11月27日


(譯文)


本函檔號:LS/S/19/98-99
電  話 :2869 9283
圖文傳真:2877 5029

傳真(2530 2648)及郵遞函件

香港
金鐘道33號
高等法院大樓
地下123室
司法機構政務長
戴婉瑩女士

戴女士:

《1998年法律執業者(費用)(修訂)規則》


由於需否進行程序把上述修訂規則的審議期限延展一事,最遲須在1998年12月
11日決定,祈請閣下就本人1998年11月27日的函件作覆,並在1998年12月10日
辦公時間結束前把回覆送達本人。有勞之處,不勝感激。


立法會秘書處法律事務部
助理法律顧問
張炳鑫



副本致:香港大律師公會執行委員會
1998年12月8日


(譯文)


本函檔號 :LS/S/19/98-99
電  話 :2869 9283
圖文傳真 :2877 5029

傳真(2123 0028)及郵遞函件

香港中環
炮台里1號
終審法院
司法機構副政務長(發展)
何淑兒小姐


何小姐:

《1998年法律執業者(費用)(修訂)規則》


閣下1998年12月10日來函收悉,謹此致謝。

閣下的在函件中曾提及下述兩點,祈請進一步澄清

  1. 函中所載"第72條是適當的賦權條文,而非第30(4)條"一句似乎是說
    ,第30(4)條並不是訂立有關規則以釐定執業證書須繳付費用的適當
    賦權條文。倘其含義確是如此,請閣下解釋為何措辭如此明確的第
    30(4)條及第30(1)條不能引用為訂立該規則的適當賦權條文。倘其含
    義實非如此,閣下可否就第30(4)條作為賦權條文的法律地位,澄清
    該句的真正含義為何;

  2. 函中亦表示,第30(4)條註明需要得到終審法院首席法官的事先批
    准,亦與第72條"相符"。閣下可否解釋,既然第30(4)條規定大律
    師公會執行委員會須獲得終審法院首席法官的事先批准,才可訂
    立規則規管執業證書的費用,該條如何能被視為與第72條"相符"
    ,因為後者把訂立規則的權力賦予終審法院首席法官,而執委會
    在此方面並無獲賦予任何角色。

本部注意到,在《1991年執業律師(修訂)條例》(1991年第70號)(下稱"修訂條例")
制定之前,大律師執業證書由最高法院經歷司(現為"司法常務官")發出,而所繳付
的費用則撥歸政府一般收入。這正是為何首席按察司(現為"終審法院首席法官")當
時獲賦權根據主體條例第72條訂立規則規管執業證書費用的原因。

修訂條例對此情況作出修改。修訂條例在第30(1)條以大律師公會執行委員會取代
司法常務官,使大律師公會執行委員會負責發出執業證書及訂明其費用,並同時
加入新訂的第30(4)條,明確賦權大律師公會執行委員會訂立規則,以規管多項事
宜,包括執業證書的須繳付費用。修訂條例並無修訂第72條。

當時的律政署在1991年5月8日發出的立法局參考資料摘要第10段中表示 ??

"大律師公會希望可同樣自行簽發大律師執業證書及保留有關收益,並只會向所屬
會員發出執業證書,此舉與律師會所訂規限相若。由大律師公會規管簽發執業證
書事宜,可使該公會被視為獨立自主及具備自律能力的團體。"

閣下或須研究一個問題,就是考慮到1991年所作修訂的清楚立法目的,以及第30
(1)及(4)條非常明確的措辭後,終審法院首席法官訂立規則以訂明執業證書費用的
權力,是否已被取代。

祈請閣下於1998年12月15日辦公時間結束前賜覆,俾能趕及在報告內納入閣下的
意見,及早送交議員參閱。


立法會秘書處法律事務部
助理法律顧問
張炳鑫



副本致:香港大律師公會執行委員會
1998年12月11日